(「・ω・)「

离去 (卢西奥x妳)

此为脑洞  不喜勿入

文笔差 求别喷( ×ω× )

搭配服用Mariah Carey - Bye Bye


-------------------------------------------------------------------


「请把握……还有...十分抱歉」穿着白袍的Mercy深深鞠躬,惋惜一叹后,带着其他穿着白衣的人们走去,将空间留给一旁呆愣的男人


他们……就这样走了?

Lucio的脑袋一片空白,Mercy刚刚道歉是什么意思?

十万火急把他call来又是什么意思?

说 "请把握" 又是什么意思?

在这三更半夜拆掉她所有维生器材又是什么意思?

白色的身影消失在黑暗的走廊那端,Lucio仿佛看见好多白袍天使弃他而去……也弃她而去


僵硬的转过头,透过透明的玻璃窗,窥探着床上闭目养神的她

玻璃微弱的映照出他的倒影,Lucio发现,自己眼角有泪光,然后他慌乱的抹去

不可以哭……他不可以哭!她好不容易摆脱一切束缚,没了医疗维生器材的累赘,好不容易这样轻轻松松的,他怎么可以允许自己沉重的泪水、压垮她薄如蝉翼的身躯呢?


确认脸上没了泪水,Lucio微微颤抖着踏入漆黑的加护病房,病房出奇的安静,因为刺耳的医疗器材声已经停止运作,宽大的房间只剩下一张床、一张椅子、一个书柜和一个点滴瓶

明明只是门口到床边的距离,对他来说,却如同横渡沙漠般的遥不可及

仿佛走了大半个世纪似的,Lucio凝视着她的睡颜

多久没这样近看她了?以往都被限制在玻璃窗外,远远的望着她,好不容易能亲近一点了……他却有股莫名的心酸


摸摸她因为医疗的关系而稀疏的头发

摸摸她因为药物的关系而消瘦的脸庞

摸摸她因为伤痛而干涩又泛白的双唇


她的一切都拧疼了他

一滴泪,不小心的落在她眼皮上,眼皮动了动,她张开眼了


「……Lucio?」声音沙哑的恐怖,当初那如天籁的声音、如今被摧残成什么样?

「是我」他连忙抹去泪水,顺便抹去她眼皮上的泪珠


她望了他半晌,扯着干燥的嗓子,每说一个字她就得费尽力气


「怎么进来了?是不是……」

「不是,什么也不是,别胡思乱想了」他杜绝了她悲观的想法,也阻止自己怨叹命运的怒气,现在他只想与她好好渡过今晚


她望了他半晌,然后好像了然些什么的,点点头不说话

喀沙喀沙的,她转过头,望着外面的银月,陶醉似的喃喃自语


「好美的月亮」


这里是Overwatch的安宁病房,给脆弱生命最后喘息的伊甸园,视野自然很好、也能巧妙的躲过尘嚣

她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一轮明月,浅笑


「嗯」Lucio短促的回应她,仍眷恋的抚摸她凹陷的脸颊,眼眶不自觉的湿润了


望着夜空半晌,她忽然躲过他的抚摸,忧伤的看向他、两簇微弱却明亮的火苗在眼底闪动,看的他忍不住一愣


「怎么了?」

「啊……没有,只是……我、我……」她也觉得自己莫名其妙,说着说着,声音渐渐缩小了下来

「……我不像以前那样美丽,我很丑,不要碰我……」最后几句话,略带着哭音,听的他又是一阵痛,然后俯身拥紧她

「妳还是如以往一样啊」Lucio安抚的话在她耳边轻轻回荡,好像一首亘古的童谣,永远不会散

「妳还是一样的美丽,我唯一的天使,也会是我唯一的结发……」

「Lucio?」眼睛张大,她被这名词给弄傻了

「是的,我唯一的结发」Lucio放开她,凝视着她的双眸

「我要跟妳求婚,嫁给我,我知道现在不合时宜,但我若不趁机会说出来……哪怕有了最坏的打算,我也会娶妳回家!嫁给我!」

「Lucio……咦?」


她的目光被他左手的闪耀给吸引住,她愣愣的看着他把闪亮套在自己手上--如同流星停驻在自己手指般,即使和早已干枯的手指很不相配,幸福仍安稳的被套在手指上


「这就是死神拆散不了我们的证明」Lucio把另一枚银戒套在自己手指上,微笑着说


她感动不已,眼眸浮上水雾,原来...喜悦的泪水是没有咸味的

为什么要这样子?我好想、好想跟Lucio在一起!我好想看看自己穿婚纱的模样,好想勾着他温暖的臂膀走向红毯那端,我还有好多很想跟他做的事情啊!

她在内心内疯狂呐喊着,她想活下去、想活下去啊!

右手的银戒,燃起她对生命的热烈期待,却又讽刺的感受到那只是幻想


「哪怕是十年、二十年我都会等」

「哪...在我答应之前」隔着氧气罩,她说

「请听我说...我好开心在生命乐章的结尾,是由你来指挥,而我就是随着你摆动的音符,我很开心、真的真的很开心」脸颊,绽放出玫瑰色的光芒--这就是天使要离开前最后的余韵吗?


然后,不理会Lucio的阻止,她做了很冒险的事情

拔下氧气罩


「我、我、我……」她张大口,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要本能的寻求呼吸、还要说出心底的话,这对她来说很困难……但必须做到!

Lucio在旁焦急不已,偏偏她又不愿意戴上氧气罩,执着的想在最后完成愿望


「愿意」终于说出来了,她觉得一阵轻松,好像自己要化作羽毛了,轻飘不已


眼泪在那一刻夺眶而出,Lucio克制不了自己的上前轻吻一下她

触感虽不如往常般的柔软,那股情意却丝毫没有减弱

一股气,呼入他的口中

Lucio一愣

放开她时,她已经安稳的睡去

几乎在同时,一旁的高科技仪器发出刺耳的尖叫


死亡审判


Lucio嘶吼着,握紧她的手

评论 ( 1 )
热度 ( 9 )

© 終不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