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LOL同人》【锤石x卡莉斯塔】同居三十题─1~3题

#经同意后译成简体,希望有更多小伙伴喜欢这对

#共有30题,请慢慢享用

#如果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锤石和卡莉斯塔......抱歉只能请各位不要误闯进来了

#原作者 : http://hi0487.pixnet.net/blog/post/203466271

----------------------------------------------------------------

01. 相拥入眠

亮得要死。

卡莉斯塔睁开眼睛,手不自觉地伸向床头的长矛,因为困意而有些混乱的脑袋正挣扎着该不该将矛尖刺穿锤石的胸口,一个声音正耸恿她直接做掉身边的男人好让那刺眼的绿光熄灭,另一道声音则理智地劝说这样根本无济于事。

但光源就在身畔,卡莉斯塔根本睡不着。

「……关掉。」
「嗯?」

锤石清醒的声音像把火点燃了复仇之矛的怒意,她坐起身,狠戾地瞪视链魂狱长。

「汝明知吾等需要睡眠!」女人压低嗓音嘶吼着:「即使汝不需要,也不该妨碍吾等入睡!关掉汝的光线!」

锤石哼笑了起来,唇边扬起的角度看在卡莉斯塔眼底充满挑衅。

「嗯?没想到妳这么浅眠啊。」
「汝这!」

一只手猛地压上卡莉斯塔的后脑,迫使她贴近锤石的脸,男人勾着嘴角,摇了摇灯笼,萦绕的绿光逐渐散去,他舔了舔女人的唇瓣,将她埋进已变回人形的宽厚胸膛中。

「这样就行了吧?」隔着胸腔,锤石的低语听起来像是山洞中传来的回音:「别再抱怨了女人,快点睡觉。」

卡莉斯塔张了张嘴,尽管想就着心中未消散的愤怒再狠狠怒斥对方几句,但锤石轻抚后脑的动作却让原本就浓厚的睡意变得更加难以抵抗。

算了,剩下的帐明天再处理。

她闭上眼,在锤石怀中安稳地睡着了。

02. 一同外出购物

「所以来超市能买什么?」
「谁知道。」

前一天晚上,来作客的伊芙琳在参观了他们的住所之后硬塞给了两人数张超市的折价券,说什么家里空荡荡的一点都不像有人居住,趁假日两个人一起去采购多一点生活用品好好打点一下住处。

但说实在的,身为不死生物的锤石与卡莉斯塔不需要水不需要食物,甚至连呼吸对于他们而言都只是习惯动作而非必要,来到超市能买的东西还真是非常少。

「汝该买几件衣服吧?」卡莉斯塔提议道,虽然平时锤石不需要更换服装,但在他变回人形时身上那件特殊的大衣就显得有点不太合身了:「买些合身的在人形的时候穿。」

锤石半眯起眼窝,不以为然地哼笑了声:「那妳也该买几件衣服穿吧?整天穿着铠甲。」

「铠甲很合身,无论吾等是什么型态。」她回答,拿起了手边的罐头好奇地观察内容物标签:「但汝的外套在人形时有点太大了。」

「我很满意我的外套。」
「吾等也很满意吾等之铠甲。」

锤石拿过卡莉斯塔手中的罐头,一手抵在架上贴近了她的脸,黑发女人不悦地眯起眼睛看向对方空洞的眼窝,眉毛微微挑起,之前她会因为这样的距离而忍不住用长矛狠狠地刺过去,但在发现这嗜虐的男人就是以她的反应为乐之后她就学会了按兵不动。

「嗯?那不然这样如何,」他在女人的耳畔轻声低语,右手摆弄着腰间的镰刀威吓周围投来的目光,吓得没人敢再往这边投来视线:「如果妳答应和我穿情侣装,我就买一件衣服,不用穿出去也行。」

卡莉斯塔很想对着那张带着笑意的骷髅脸孔怒吼,她根本没义务要陪他穿什么情侣装,但对方脸上挑衅的笑容以及一脸笃定她会拒绝的神情让即将脱口的喝斥停了下来,她最讨厌这男人一副已经摸透自己的样子。女人微微抬高下巴,高傲地瞥着锤石。

「诺,」她说,示威性地扬起嘴角:「吾就同汝穿情侣装。」

 

伊芙琳眨眨眼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白发的邪魅俊美男人以及刚毅美丽的黑发女人穿着黑色情侣衣坐在沙发上,眼神不耐地看向相反方位。

「嗯,」她勾起浅笑,修长的手指抚弄着双唇:「我给你们折价券时没想到你们会买『这个』呢。」

「『妳(汝)吵死了。』」

见两人同时冷冷地瞪了她一眼后又极其不满似地同时侧过头,伊芙琳扬起更欢快的笑容、半阖上金色的眼眸,不打算再对这衣服做出任何评论。

──这么说起来,我好久没谈过单纯的恋爱了。

她只是朦胧地这么想着。

0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要锤石和卡莉斯塔去看恐怖电影真的是一件很蠢的事。

鬼魂对于不死生物而言非但没有任何惊吓作用,在两人眼中,那些充满力量的恶灵甚至等同于一顿飨宴(这么强悍的灵魂一定很美味。某次锤石百般聊赖地看着《咒怨》时遗憾地这么说),而血腥场面在一位嗜好是虐待的典狱长和一位征战过无数沙场的战士眼里再寻常不过,甚至对癖好特殊的锤石来说,剧中的场景根本是小菜一碟(手段无聊又没创意,他到底懂不懂什么东西会让人连死了都没办法忘记啊?链魂狱长一脸不屑地看着《夺魂锯5》评语道),就两人的观点,恐怖电影根本不含任何恐惧成分。

至于卡莉斯塔,她对于最近买下的电视一直都没有兴趣,只是坐在沙发上保养长矛时偶尔抬头看看锤石在看什么,虽然他似乎对于电视也不太热衷,唯有在检查灵魂容器和镰刀时会坐下打开它,兴许是出于弥补被压抑的虐杀渴望,锤石总是不自觉地转到播放恐怖电影的频道,卡莉斯塔也不会去管电视上播放什么,电影里的尖叫呐喊就这样理所当然地成了两人沉默时的背景音。

「军中会有刑求吗?」

某天半夜锤石突然这么问,视线聚焦在电视上,手边是做好保养的镰刀,卡莉斯塔微微抬起头瞥了眼萤幕,正巧看到某人被开肠剖肚的画面,她挑起左眉,将注意力放回手里的长矛上:「什么?」

「妳还是个战士时,有看过或参与过刑求吗?」男人将问句叙述得更仔细了些,随后又心不在焉地重述一次疑问:「有吗?」

「有。」她平淡地回应,对着鹅黄的光线检查着刃面:「见过,也参与过。」

「喔?」他挪了挪位子坐得更挺,沙哑的声线中染上一丝兴味:「什么样子的?手法是什么?」

「并无特别之处,」复仇之矛仍然一脸冷静,连语气都没有变化:「让俘虏因痛楚而透露资讯,吾等当时使用之手段相当基本,断指、剜肉、抽打、伤口撒盐等等,仅此而已。」

锤石感到无聊似地哼了声:「这样的痛楚根本不够深刻,我刑求过的犯人还没有人不愿意招供。」

「战俘于军队而言也是劳力来源,吾等不可随意让俘虏失去工作能力。」卡莉斯塔皱了皱眉,瞥向身旁散发着「我觉得无趣得要命」气息的骷髅男人:「汝刑求过的人犯并无参与劳动之能力。」

「控制囚犯体力也是刑求的重要课题啊,」一提到这话题锤石明显精神许多,连原本懒散的语调都轻快上不少:「我对于控制伤势程度可是很有自信的,当然个人还是比较喜欢濒临死亡的程度。」此时电视中相当配合地传出哭喊求饶的尖叫声:「我曾经尝试过抽出一个指节的骨头,但关节连接点的软骨胶质让前几次拔出来的都不太漂亮……」

听着锤石愉悦地回忆过去虐待囚犯的手段,卡莉斯塔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血溅四方的电影画面,尽管不会害怕,但不知怎的,她总觉得「半夜的恐怖电影」的惊悚程度远远比不上「锤石的职场回忆录」。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終不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