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LOL同人》【锤石x卡莉丝塔】同居三十题─4(+10)~6题

#经同意后译成简体,希望有更多小伙伴喜欢这对

#共有30题,请慢慢享用

#脑补有,锤石人形化有,暗影岛双人个性软化有,以上都能接受者请继续阅读

#如果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锤石和卡莉丝塔......抱歉只能请各位不要误闯进来了

#原作者 : http://hi0487.pixnet.net/blog/post/203466271

----------------------------------------------------------------

04. 一方的起床气+10. 早安吻

锤石和卡莉丝塔的相处中不会有早安吻这种罗曼蒂克的事。

熟悉军队生活的卡莉斯塔尽管已经死去多年,早起的习惯依然没改掉,现在是早上十点,距离她起床的时间已经过了四个小时,此时她正站在床边脸色阴沉地看着还在熟睡的锤石,虽然他不像自己需要睡眠,但基于醒着很无聊这个理由男人也会选择睡觉来打发时间,不知道是不是睡眠时数不固定的缘故,每次要叫醒锤石都是一件大工程,刚起床时脾气还会特别差,他们有一次就差点为此打起来。

「起床,锤石。」卡莉丝塔沉声道,一手推了推男人的肩膀:「汝得去召唤峡谷了,快起床。」

他微微哼了一声,声线低沉沙哑而且带着一点漫不经心的磁性:「不去了。」

「汝中意的召唤师将上场,汝昨日才说期盼与彼合作之感觉。」她提高音量,不死心地再次摇晃对方:「汝必须起床!」

「他们打BO5,我下一场再去。」锤石将手臂覆盖在紧闭的眼上,阻挡窗外明亮的阳光妨碍他入眠。

「不许!」卡莉丝塔有些愠怒地道,一手抓住棉被用力拉扯:「汝并非幼童,不得赖床!」

脱离棉被包覆的男人总算非常缓慢地坐起身,她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就打算离开──

然而锤石却用力地拉过卡莉丝塔的手,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整个人就覆盖在她身上,黑发女人错愕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那张因为睡意而染上慵懒不耐的脸庞靠近后深深地吻上,掠夺一般地舔舐她的舌尖、啃咬她的唇瓣。

「安静点,女人。」锤石慢条斯理的声调中带有困倦的恼怒,溽湿的唇贴在卡莉丝塔的颈项,呼出的气息一遍遍抚过她的肌肤,又麻、又痒:「第一场不重要,我下一场再去就行了。现在,我要睡觉。」

锤石和卡莉丝塔的相处中不会有早安吻这种罗曼蒂克的事……除了他又因为起床气而打算以口封缄的时候。

05. 做饭

再不吃东西就不行了。

锤石难耐地喘息,重重的呼吸声中夹杂呻吟,近一个礼拜没有捕食新鲜灵魂让他的体力已经快到达极限,召唤峡谷中的拟态灵魂非但不能压抑饥饿,反而刺激着对于进食的渴望,他需要食物。

摇摇晃晃地走过亮着幽幽绿光的森林小径,每迈开一步都让锤石感觉到体力流失,腰间的铁链铿锵着拖过地面,如同其主人一样有气无力。

链魂狱长推开灌木丛,总算是来到位于暗影岛上属于他的湖泊,里头收藏着千百个灵魂能让他食用。

而还没靠近湖边,锤石就注意到有个人影正站在那里,黑色的长长发丝飘扬在空中,仰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走近她,没有确认身份的必要,一来是锤石不会认错卡莉丝塔,二来,也只有她才敢独自闯入链魂狱长的私人领域。

「卡莉丝塔……」男人压低声线,原本就低沉的嗓音变得更深邃而勾人,像恶魔的耳边细语。他体内的灵魂已经无法维持变形,骷髅的外表渐渐崩毁,手指与半张脸都恢复成人样:「卡莉……丝塔……」

黑发女人转过头,精致而些许阳刚的脸庞有着困惑与迟疑:「锤、石?」

锤石没有回应,他拉近卡莉丝塔让她面对自己,将嘴唇贴上女人的锁骨,牙齿摩挲着光滑微凉的肌肤。

「汝在、」疑问的字句在停顿后换成了几分恼怒:「吾说过不要『如此』!」

男人微微哼了声当作回应,但也仅止于回应而已,他并没有停下将湖里的灵魂碎片召唤至卡莉丝塔体内的举动。

每个人的灵魂都有不同的味道,性格、经历、力量等等都会影响它尝起来的感觉,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复仇之矛的执念太过强烈,凡是卡莉丝塔吸收过的灵魂都会染上只属于她的气味,浓郁的苦甜又有一点海盐的锈咸,咽下后还会留有微刺的辣,吞食过数以千计的魂魄,锤石不记得谁的灵魂最为美味,但只有卡莉丝塔的味道能让他感到一点点满足。

「吾说过!」女人用力地推开男人,宝石般透亮的眼眸闪烁着愤怒不满:「汝不得透过吾、」

「饥饿……」已经完全变回人形的他沙哑地道,一字一字分明得慢条斯理、是有些傲慢的软性要求口吻:「我……很饿啊……卡莉丝塔……」

再次缩短两人的距离,锤石用鼻尖贴着卡莉丝塔的颈窝微微蹭了一下旋即张口轻咬住她的侧颈,舌头抵着动脉的位置舔舐,然后他深深吸了口气,灵魂碎片顺着舌头、喉间、食道,一点一点地滑进体内,黑巧克力般浓醇的苦甜在味蕾间流窜,参杂的咸一瞬又一瞬地掠过,少许刺辣让带着冷意的碎片尝起来有几分温度,链魂狱长感受着力量不断恢复,满意地舔舔上唇,将嘴凑近锁骨的位置又吸食啃咬了数秒才放过对方。

「汝满意了?」卡莉丝塔冷冷地道,用手摩擦被舐过的位置。

锤石看着女人颈项上留下的些许齿痕,有些恶质地愉悦哼笑,猛然低下头又咬了口她的耳垂。

「妳知道,」他靠着耳畔轻声喃喃,刻意让每个音节在唇齿间流连,气息断断续续地抚摸她的肌肤:「妳其实挺擅长『做饭』的,所以──啊,是的,我很满意。」

06. 大扫除

她忘记了某个东西。

卡莉丝塔站在阳台边望着天花板,手中还拿着湿淋淋的抹布,才大扫除到一半脑海便开始反反覆覆地想着这句话,她知道自己忘记了某个东西却不知道自己忘记什么,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那东西很重要,重要到一向不在意过往的她必须想起来。

──必须想起来。

黑发女人皱了皱眉,在思考的同时困惑起为何要如此在意,而又是谁该在意?

剧烈的抽痛猛然袭上侧脑令她感到一阵晕眩,卡莉丝塔踉跄了几步将身子靠在墙上才能勉强站稳,连抹布都掉在地上。

「卡莉丝塔。」

听见呼唤后她顿了数秒才真正意识到对方在叫谁,缓缓地回过头,锤石站在三步远的地方凝视着她,原本就难以捉摸情绪的骷髅脸庞此时连一点点感情波纹都无法察觉,他就只是伫立在那,空洞的眼窝与宝石般的透亮绿色互相直视。

「你们把它丢了。」

直述性的句子让女人又是一阵茫然的停顿,然而不等混乱的脑袋组织出词汇,字句便自然而然地从口中流泻,仿佛根本不需要她思考:「与尔无关。」

「喔?」锤石扭着嘴角笑了起来,那样张狂扭曲的笑容让卡莉丝塔感到不适,但为什么?

还来不及辨别涌上的情感,链魂狱长便伸出手,粗暴地抓住她胸口的长矛用力扯动,椎心的痛楚一瞬间就刺破脑中茫然浑噩的感觉,黑发女人呛咳着,视线仍聚焦在男人脸上。

「我的,就是我的。」他放轻声线,这让他沙哑低沉的嗓音听起来更致命而具胁迫感,比冰还冷澈、比刀剑更锐利:「你们不过是借宿的就安分点,想换个居住地点我的灯笼很欢迎你们。」

窒息感让卡莉丝塔无法控制地弯下腰不断咳嗽,如果她还能流泪的话想必已经呛出泪水:「尔、不对……汝、汝这……」

松开握着长矛的爪子,他推了下女人让她跌坐在沙发上,并抓起她的手握住某个冰冷的小小金属物品,卡莉丝塔一边咳一边微微仰头,绿色的爪状手指再次朝她伸了过来,但不同于方才的蛮横,那动作什至可以说是温柔的,指尖缓缓地滑过胸前创伤注入灵魂碎片让原本的不适感瞬间减去大半。

「去休息,大扫除晚点再做。」抛下这么一句平淡的命令后锤石便转身离去,留下复仇之矛困惑地喘息着,她目送男人走回厨房才将视线放到掌心的金属物品上,那是一小块锈迹斑斑的铁制徽章残骸,上头精细的雕花几乎磨平,正中央还有一块像──不对,那就是血迹,是她自己的血。

一直在思索的回忆总算顺利地被唤回脑海中,那是属于战士‧卡莉丝塔的荣誉勋章,是她曾经的骄傲、宝物却也是她踏上复仇之道的决心,在遭到背叛的那一天徽章被击碎,唯一一片留在尸体上的残骸便成了指引执念回到尘世的明灯。

黑发女人抿着唇凝视那小小的碎片一面沉思,她不记得自己还留着这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在锤石手里,更不确定为何她认为它重要,她对于过去并不执着,就算重要也该是「曾经」才对。

快速思考让原本减轻的疼痛又开始加剧,卡莉丝塔只好停下奔驰的思绪将碎片收进铠甲的夹衬中,看着才擦上一半的落地窗,她侧了侧头后拾起已经半干的抹布继续擦拭,胸口还在隐隐作痛,但与其放任自己胡思乱想她宁愿将精力花在大扫除上。

她不愿多想了。

----------------------------------------------------------------

作者补充:
看到现在应该能看见锤石任性的一面了 虽然平常相处是卡莉丝塔比较容易炸毛,但赖床、肚子饿任性的反而是锤石,虽然饿过头的锤石看起来好像很可爱(?)但再饿下去他是会爆走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

饿 → 饿过头→ 饿过头又没有立刻进食
暴躁→ 虚弱 → 暴走

所以喂养锤石时请各位务必小心,要用高级灵魂喂食喔O_<

大扫除用的是第三人称偏卡莉丝塔视角,因为卡莉丝塔的体内共生许多灵魂,如果不注意的话有可能在无意识间让其它灵魂掌握身体主导权,因此某些她无意识做出的行为其实是体内的魂魄所为。

而这次在大扫除时,有灵魂将徽章碎片扔掉了,由于卡莉丝塔逐渐忘记过去,这个名字也渐渐像是一个群体的代称而非只属于她,继续这样发展下去卡莉丝塔很可能失去本心,而那片与她的过去息息相关的徽章碎片则是连系她本心的重要部分,保有它能让「卡莉丝塔」这个人继续存在,因为上头留存的是一切起源的执念、是复仇之矛的起始,但卡莉丝塔一直对此毫不在意,因此共生灵魂中有部分认为那对于卡莉丝塔这个「群体」是阻碍,会妨碍他们变得更强,而有些将她当作朋友的共生灵魂则认为这对于卡莉丝塔这个「个体」是必须存在的重要物品,这些意念造成了卡莉丝塔矛盾的想法。

有什么心得欢迎提出来ξ( ✿>◡❛)
我会告诉原作者的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終不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