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LOL同人》【锤石x卡莉丝塔】同居三十题─7~9题

#经同意后译成简体,希望有更多小伙伴喜欢这对

#共有30题,请慢慢享用

#脑补有,锤石人形化有,暗影岛双人个性软化有,以上都能接受者请继续阅读

#如果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锤石和卡莉丝塔......抱歉只能请各位不要误闯进来了

#原作者 : http://hi0487.pixnet.net/blog/post/203466271

----------------------------------------------------------------

07. 浏览过去的照片

「锤石,此为汝否?」

慵懒地躺在吊床上的男人抬眼看了看卡莉丝塔手中的东西,纸片上的男人穿着全套西装、长发梳理得、俊美的脸孔写满不耐--不管怎么看都是典狱长就职典礼上的自己。

锤石猛然从吊床上坐起身子一把抓过相片,空洞的眼窝危险地眯起:「妳从哪弄来的?」

卡莉丝塔不解地挑起右眉,摇了摇手中的包裹:「死亡歌颂者寄送给吾等,说是咏唱咒法产生之物。」

「那家伙……」锤石身上的灵魂因为愤怒忽明忽暗地闪烁,吐出的音调有令人畏惧的阴恻:「下次见面就烧了那本书……」

男人抓着相片的两人正打算撕毁它,却发现了底下附着的另一张照片,原本还想抱怨兼恐吓的嘴在看见上头的人影时却忍不住勾起了有几分恶质的笑意。

--黑色长发的女人、铠甲、长矛,尽管看起来比现在圆润不少,但那绝对是卡莉丝塔没错。

「这是妳。」连疑问句都不用,锤石用两指夹着相片凑到对方眼前,在她伸手想夺回时又立刻抽走:「以前的妳看起来健康很多啊。」

「汝、还与吾等!」看着锤石用身高优势将相片高举让她构不到,卡莉丝塔气得拔起长矛就要往他身上刺去:「吾等将照片交还与汝,汝也该、」

「怎么,妳想要我的照片?」轻巧地闪身躲过猛力袭来的攻击,锤石趁势一把搂住女人纤瘦的腰,贴在她的耳畔引诱般低喃:「如果妳想要的话,我可以给妳。」

「汝不要--」奋力推动着锤石宽厚的胸膛,在两人的拉扯中,卡莉丝塔手中的包裹就这样被甩到地上去了,沉重的落地声引得两人不自觉停止打闹,齐刷刷地将视线聚焦到包装纸半遮掩着的……书本?

「这是什么。」吐出没有疑问口吻的问句,锤石松开了怀中的女人拾起地上有着黑色封面、淡绿色文字的书,爪状的指尖缓缓地抚过上头的古文字,慢条斯理地将书面翻开──

萦绕在他身上的绿光瞬间明亮了好几倍。

「锤石?汝、」凑上前的卡莉丝塔在目光触及书面时危险地沉默了,他们伫立着,身上释放出的气场冰冷得仿佛连空气都能冻结。

里头满满的都是照片,是他们两人生前时的身影,带着狱卒巡视的锤石、在训练场锻炼的卡莉丝塔,甚至连两人幼年时的相片都有,白发小男孩坐在高叠的书堆上打瞌睡、黑发小女孩抱着一大篮面包开心地笑,这样的场面让简直就是……黑历史。

「……我说,我们这次放假回暗影岛找卡尔瑟斯叙叙旧怎么样?」
「吾等毫无异议。」

0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还真是,整齐得刺眼。

看着毛巾架上折叠得一丝不苟、完美无缺的毛巾,锤石抽了抽眉头,顺手将自己的毛巾挂在挂钩上。
与卡莉丝塔同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基本上两人都不太会去干涉彼此的生活习惯,但有些时候他真的很想吐嘈她的……怎么说,职业病?
睡觉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折叠好被单《还折得方正整齐到不可思议》,五分钟内完成盥洗后开始保养长矛,接着不是去召唤峡谷就是进行锻炼,每天每天,行为都规律得不得了。

  ──会忘记自己是谁,却不会忘记这些琐事。

想到这里,锤石冷下眼神,心底窜升起晦暗的不满以及些许恼火,于他而言,卡莉丝塔那种为他人而活的生活方式是无法理解的,尤其是这种毫不在意自身、却深刻记得为君主养成的习惯……简直难以想像。

「锤石,汝为何要站在此处发呆?」

他微微侧头,门外的卡莉丝塔正蹙着眉一脸不解地与他相望,锤石勾了勾嘴角,一把抓过女人的手腕将嘴唇贴上她的侧颈轻轻摩挲。

「……汝、这是做什么?」

「毛巾,太整齐了。」锤石哼声道,用犬齿轻咬、刮弄着她的锁骨,舌尖时不时舔抚过光滑的皮肤表面:「妳真是整齐到令人感到刺眼啊。」

「胡扯什么。」卡莉丝塔些许拔高了语调,口吻中有着被冒犯的不悦:「汝对钩子的癖好才是令人无法理解,别随便、」

「嗯……」压下低沉的声线,沙哑零碎的暧昧哼声从男人的喉间倾泻,带着微妙的暗示意味,卡莉丝塔颤抖了下身子,呼吸变得压抑而急促。

「有时候,乱七八糟的也很好啊……」锤石低吟着,唇瓣沿着颈部缓缓向上,在耳垂边厮磨:「太整齐了会让人郁闷,知道吗?」

「吾、才不--放开!」意识到情况不对的卡莉丝塔奋力挣扎着想脱离对方的禁锢,然而明显已经亢奋起来的锤石却死死地将她困在怀中,恣意持续着挑逗的举动。

「我呢、一直是个很有眼光的搜藏家……」他说,将吐息伴随字句恶意地洒在她形状漂亮的耳窝上,沾染情欲的声调是种引诱、带着晦暗却又会让人抛下武装:「只要一点点的凌乱、绝对会很美的……」

「吾、吾说了--不、」

微薄的唇瓣封住了女人欲言又止的嘴、舌尖霸道地夺取了她的发言权,他打横着将对方抱起,无法抑制的渴望让全身起了颤栗的发麻感。

  ──如果太整齐了,就由他来弄乱吧,由他亲手。

09. 相隔两地的电话

用电话对锤石和卡莉丝塔而言是一件非常蠢的事。
应该说,对整个暗影岛而言,电话本身就是个蠢到不行的发明。说真的,当你能够使役灵魂或是利用咒语传讯,谁还需要电话?
总之,他们两人是绝对不会想用电话联络的。

「嗯……」卡莉丝塔皱着双眉不解地观察面前来回飘荡旋转的灵魂碎片,与往常的使役灵不同,它更明亮而且不安定,就像是发光的萤火虫──对于锤石拥有的灵魂来说太过活泼了。

迟疑地半举起手,她知道锤石没有要事的话是不会随便传讯息来的,也没有人能够使役属于他的灵魂,所以最好还是接收它比较妥当,但总有种强烈的、哪里不对劲的感觉。

  ──啊,罢了。

卡莉丝塔把心一横,伸手触碰了那雀跃的光点,想着就算自己被整也有办法讨回公道

      ──用她的长矛。

而就在指尖接触到灵魂的瞬间,那小小的光亮瞬间膨胀,接着像是不堪负荷似地炸了开来,数条锁链随之窜出,沿着女人的手指向上,一圈一圈地环住她的手腕,凝聚成手链的外型后转瞬即逝。

卡莉丝塔错愕地盯着自己的手,方才的异变发生得快消失得也快,她根本来不及意识到底发生什么事一切就结束了。

「卡莉丝塔。」锤石懒散的嗓音在光亮完全消失后慢条斯理地传来,一如往常带着不耐的口吻:「快回来岛上,联盟送来了一份协议书,我们要开会讨论。」

脑袋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的卡莉丝塔反射性地点头,但又立刻想起这只是讯息传送锤石根本看不见,她皱了皱眉头,有些烦躁地甩手挥散还残留的光晕,那个男人没有提到任何关于方才突如其来的状况的事,那刹那即逝的异变难不成是幻觉?

  ──回去再详细询问也罢。

停止没有结果的思考,卡莉丝塔握紧手中的长矛,转身踏上归途。

而此时待在暗影岛上的链魂狱长诡笑着握碎了手中的灵魂碎片,卡莉丝塔愕然的神情鲜明地在他脑海浮现,两人已经有数个月没见面,他都快忘记让这个总是一脸严肃的女人露出别的表情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了,这次利用使役灵做出的效果相当卓越,不但宣示了主权还成功让对方感到错愕,而最令他满意的是,卡莉丝塔绝对不晓得自己的反应全被他看见了。

       ──她如果问起那个锁链,我又该怎么回答呢?

想着自己不同的答案会引起卡莉丝塔的神情如何变化,锤石忍不住愉悦地眯起了眼窝

----------------------------------------------------------------

国服翻译Karthus 是叫卡尔瑟斯还是其他称呼呢?
直接叫死哥?还是死歌呢?

评论 ( 6 )
热度 ( 18 )

© 終不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