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LOL同人》【锤石x卡莉丝塔】同居三十题─11~13题

#经同意后译成简体,希望有更多小伙伴喜欢这对

#共有30题,请慢慢享用

#脑补有,锤石人形化有,暗影岛双人个性软化有,以上都能接受者请继续阅读

#如果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锤石和卡莉丝塔......抱歉只能请各位不要误闯进来了

#原作者 : http://hi0487.pixnet.net/blog/post/203466271

----------------------------------------------------------------

11. 替对方挑衣服

「男人替女人挑选衣服,就是为了将它脱掉。」

停止逗弄灯笼的动作,锤石微微挑起眼窝,侧头看向坐在一旁的伊芙琳,凌晨的暗影岛飘荡起诡异的绿光,映照着蓝肤女人金色的眼眸以及带着恶意与玩味的笑容让一切看起来有些虚幻,这样的光景让他质疑起方才自己所听见的语句,于是他收起灯笼,慎重地开口:「什么?」

「昨天有个暗杀目标这样对我说呢。」黑寡妇勾起嘴角,食指在空中绕了个圈后指向锤石:「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给卡莉丝塔买过衣服?是因为这种原因买的吗?」

确认了刚才不是误会以后,锤石顿时升起不知该从何吐槽起的烦躁感,他思索了几秒,最后决定将话题引到别处:「那个家伙真有胆量啊。」

「呵,你想说的是不自量力又没有危机意识的没脑子吧。」女人抚弄着嘴唇嘲讽地眯起双眸,无所谓似地耸耸肩:「那个家伙的确很蠢..... .已经很久没遇到像样的家伙了,连手下留情的想法都没有,工作太顺利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所以才闲得问他这种问题吗?

锤石抽了抽手指,压抑着想砍人的冲动转身就打算离去,面对这样不礼貌的行径伊芙琳似乎完全不介意,她发出愉悦的笑声,用悠然的口吻道:「如果想送我礼物的话,皮城的蓝色柑橘酒我很想尝尝。」

连停顿都没有,链魂狱长几个大步便远离了丛林里的空地,和黑寡妇对话有时候会让他感到有些烦躁,这很大一部份是由于对方跳跃性的思考以及刻意为之的神秘态度,而最最让他不满的就是,当伊芙琳以这种口吻和他对话时,她一定已经采取了什么行动而他还未发觉,不论是好是坏。

然后约莫过了近半小时吧,他总算踏上了与卡莉丝塔共同生活的家门前,一把转开漆黑的大门──

「……搞什么?」

堆满客厅的各式衣物让锤石彻底傻了眼,尤其是理当对此完全没有兴趣的卡莉丝塔正坐在衣服堆中央一脸认真地挑选着,看见男人走进家门,她也没有露出一丝困窘,相反地,她还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

「黑寡妇送来的,说是下次集会所需。」黑发女人平静地解释,手拿着衬衫在锤石身上比划,也许是因为身材与人形时差异太大,她微微蹙起了眉头:「彼要吾替汝挑选合适穿着,但吾其实不甚了解此事……汝取此尝试如何?吾认为这很适合汝。」

看着卡莉丝塔手上深蓝色的衬衫,他没有太多迟疑便撤去骷髅的外型,一面更衣一面露出不怀好意的浅笑。

  ─「男人替女人挑选衣服,就是为了将它脱掉。」─

反过来说……

「我说啊……妳是不是不了解女人替男人挑衣服的涵义啊?」换上衬衫,他靠近还坐在地板上翻找的复仇之矛,勾着她的下颔暧昧地微笑,灿金的瞳仁直直地望进对方宝石般的双眸中,压低的声线有着毫不掩饰的暗示意味。

听见他带着调侃的语句,她僵硬地停下动作,警戒地向后挪动试图拉开安全距离:「吾、不想知道。」

「呵……女人为男人挑选衣服,是为了将它脱掉呢……」锤石轻捏起卡莉丝塔柔顺的黑发,放在唇边摩娑,另一只手柔和地抚向她光滑的颈项,惹得女人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下身躯,他为此满意地勾起嘴角:「所以我说啊……」

锤石握起卡莉丝塔修长的手指,挑逗地放在胸口的钮扣上头,金色的双眼微微眯起,让他眼底的暧昧更加绵延而勾人、隐去了其中的不怀好意。

「我接收了妳的礼物……接下来换妳了吧?」

看着卡莉丝塔明明动摇却又竭力掩饰的神情,锤石愉悦得几乎要笑出声来。

  ──皮城的、蓝色柑橘酒吗?

他决定订个十瓶送到伊芙琳家里去。

12+23+26、讨论关于宠物+小孩的话题+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妳根本太爱护那些东西了,它们不过就是、」
「彼给予汝力量!给予汝保护!汝竟然--」
「是啊,保护,卢锡安留下的伤口就是因为他们的"保护"呢!」
「正是因为汝这般态度--」

「……所以说,他们在吵什么?」

此时是下午三点,受邀到伊芙琳新居作客的崔斯特听着隔壁传来的争吵声十余分钟后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问,他微微蹙起漂亮的剑眉,在不断提高分贝的叫嚷中抬高了自己的音量:「该不会是在吵对待灵魂的方式吧?」

「呼嗯?」优雅地啜了口高脚杯内呈现澄澈蓝色的酒水,伊芙琳扬起与背景音相当不搭调的闲静微笑轻轻地眨眼:「是啊……大概就是、情侣间讨论宠物跟小孩子的感觉吧?」

「妳得让它们畏惧!用他们心中最晦暗的恐惧控制它们!不管是虐杀还是、」
「彼与吾等订下契约!吾等有义务保护之!」

  ──与其说宠物和小孩子,不如说是奴隶跟属下。

听着仍在持续的争执,崔斯特在心中默默吐槽,顺手拿起酒杯微抿了口桌上的蓝色柑橘酒,淡淡的苦味在口中扩散、提炼着清爽的橘香,他顿了顿,酒的品质相当优良,不愧是黑寡妇、

  ──咚、匡当!唰──乒乓!

突然响起的巨响害得卡牌大师险些将手中的玻璃杯扔出去,他抬起头诧异地望向伊芙琳,只见对方仍保持着淡然的笑意,对于隔壁传出的、拆房子一般的声响一脸满不在乎。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而已。」她笑道,又为自己添了些酒:「不会出什么事的。」

「汝这恶徒!」这是卡莉丝塔的吼声──伴随长矛破空、猛力刺穿地板的声音。
「别以为我会手下留情,女人!」接着是锤石少见的怒吼,那匡当匡当的金属音八成是他的铁链发出来的。

  ──这真的不会出事?

随着破坏的声响越来越清晰,崔斯特的表情也越来越纠结,当桌上静置的酒杯都因为那『小打小闹』而开始晃动时,他的眼神已经沉得不能再沉,总觉得隔壁的两人什么时候打穿墙壁冲进伊芙琳家都不会让他意外。

「呵呵……」也许是觉得崔斯特的神情很有趣,黑寡妇愉悦地笑了几声,一手轻转着酒杯:「放心吧,在那种事情发生前我会阻止他们的。」

听闻女人调侃的口吻崔斯特微微一顿,迅速却优雅地移开面前的酒杯,动作流畅得不着痕迹--让半满的晶莹玻璃杯正好闪过穿破地面的尖刺。

「──一个临终拥抱就足够警告他们了……再说呢,」」伊芙琳笑得一脸满意,点了点手指撤去憎恨之刺,然后拿起空了大半的酒瓶,炫耀似地摇动:「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我还能额外索取一些赔偿啊。」

无可奈何地吁气,崔斯特勾着嘴角露出了然的笑容,视线忍不住飘往方才参观过的地下酒窖。

  ──果然那些贵得要命的佳酿,来头不小啊。

想起那满柜的上等美酒,崔斯特总算能够理解这一向独来独往的女人怎么会突然想有个如此「热情」的邻居了。

13.一方卧病在床

  ──根本不正常。

凌晨回到家的锤石看着床上还未睡着的卡莉丝塔心情顿时沉了下去,一向早睡早起的复仇之矛在这个时间点还保持清醒在他眼中只有诡异两个字可以形容,何况,这自尊心极强的女人正用一种……好像叫做楚楚可怜的神情望着自己。

锤石烦闷的啧了声,曾经有几次卡莉丝塔做出反常的行为,在那样的情况下往往是她又被体内共生的灵魂占据了意识,而每当这种事发生……他只会感到非常非常不快,想毫不留情杀人的那种不快。

「所以,这次是哪个不要命的?」他放柔声调,一步一步逼近了斜靠在床头的卡莉丝塔,尖爪般的手紧紧握住了腰间的镰刀:「我说过好几次了吧,不要占据她的身体,借宿的就给我安分一点。」

她漂亮又带着几分英气的眼眸转瞬露出违和的害怕神色,双手不安地在胸前绞扭着,然后、捂着嘴猛烈地咳嗽,那一举一动简直就像是某位体弱多病的大小姐,柔弱得让人心生……厌恶。

「不准露出这种表情!」锤石愠怒地狠声道,一面压抑着挥刀砍人的渴望一面用力地扳过她的下颔,强迫她面对自己:「别擅自用她的身体露出这种弱者的神态,只会让我更想杀掉妳而已!」

「但、但是我……」一直以来的刚毅语气变得温润,女人呛咳着紧捂心口,表情痛苦地试图推开男人钳制她的手:「我只是想帮她、让她好好休息…… 」

「休息?」锤石眯起眼窝,语带威胁地质问:「什么意思?」

「女神大人她、前几天被人用驱魔武器攻击了……灵魂受到了损伤,需要时间回复……」病弱大小姐畏怯地小声回应,仍然不敢正眼看锤石:「因为我、力量最弱小,不能帮女神大人复原,只能够帮忙暂时管理她的身体……」

  ──受伤了?

「……叫她出来。」数秒的停顿后,锤石语气阴沉地命令道,对上女人欲言又止的眼神,他用力窜紧了她的手腕:「叫她出来,不要让我再说一遍。」

害怕地点头,她闭上眼睛微微后仰,脸上的畏惧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变回原本严肃的表情,然后,卡莉丝塔睁开眼,极度不悦似地瞪着锤石。

「汝有何事?吾等正在、」

「别吵。」他冷淡地说,提起腰间的灯笼在她身侧轻轻地晃了晃,零碎的点点绿光隧着他的晃动散落在卡莉丝塔身上,一点一点被吸收,复仇之矛有些惊讶似地蹙起双眉,半张着嘴一脸欲言又止。

「比起让那些家伙治愈妳,我直接给妳灵魂碎片复元得更快。」不耐烦地解释道,锤石收起灯笼后胁迫性地逼近床上的女人,一手压着她的后脑不让她退开:「妳不是那种适合卧病在床的女人,不要随随便便让出身体的主导权。」

  ──总是忽略他给的警告,让出身体这种事有多危险她根本不明白。

「而我也说过很多次了,就特别再说一次吧……」他压低声线,一字一字分明得刺人,带着威胁的冰冷:「我的,就是我的,借宿的别妄自出手──而就算是妳自己……」

收束了冷彻的口吻,锤石勾起嘴角捧着她的脸颊,直直地看着那双坚强、清亮,只属于卡莉丝塔的美丽眼眸:「我也不允许妳擅自让出身体,妳做好永生被我纠缠的觉悟吧,我亲爱的、卡莉丝塔。」

  ──既然她本身没有意识,那么就由他出手吧,用铁链、用任何手段,紧紧地束缚她直到永远。

----------------------------------------------------------------

之后会有肉

但当然是最后一章啰( ′∀`)σ≡σ☆))Д′)
但听说LOFTER会砍文章?
不然就是要文章设密码,这得让我好好研究一下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終不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