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LOL同人》【锤石x卡莉丝塔】同居三十题─14~17题

#经同意后译成简体,希望有更多小伙伴喜欢这对

#共有30题,请慢慢享用

#脑补有,锤石人形化有,暗影岛双人个性软化有,以上都能接受者请继续阅读

#如果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锤石和卡莉丝塔......抱歉只能请各位不要误闯进来了

#原作者 : http://hi0487.pixnet.net/blog/post/203466271

----------------------------------------------------------------

14. 午睡

  锤石觉得卡莉丝塔就像只受伤的狮子。
  警觉性高得拒绝任何人接近,就算伤痕累累,那双眼眸绽放出来得光彩却又高傲得令人震慑。

  就拿午睡这件事来说吧,他和卡莉丝塔同居的第一天确实为她小憩的姿势感到讶异。
靠着墙面而坐,右手肘放在屈起的膝盖上,臂弯里是长矛斜倚,低垂的脸庞被长长的黑色发丝遮掩了表情,只能隐约看见她轻闭的眼睑以及随呼吸微微颤动的睫毛。

  为什么惊讶?

他并非没看过这种睡姿,即使有些模糊,他还是记得生前几次受命出外征战的景象,每到休息时总有人这样坐在树下小寐,紧紧地抱着自己的武器,紧绷得好像下一秒便会遭受攻击。
  但这里不是战场,更没有随时可能袭来的敌人。

  ──妳在戒备什么,卡莉丝塔?

两人已经同居好一阵子,锤石却没有真的问过这一句疑问,他认为卡莉丝塔也不知道答案,名闻天下的复仇之矛对于背叛者的气味是那样敏锐,而对于己身之事……却是迟钝得无药可救。

  ──但不管怎么说,坐在地板上午睡也未免太不舒适。

  他看着卡莉丝塔微蹙双眉、睡得不甚安稳的神情,最终还是漫步靠近,轻而易举地将她扛了起来──当然,在那之前先闪躲了女人反射性的攻击。

  「锤石?」数秒后卡莉丝塔才停止了挣扎,似乎这才意识到扛着自己的是谁:「汝这是做什么?」

  「挡到路了。」他平静地回答,一把将肩上的女人放在床上:「想休息的话有床,还是其实妳喜欢睡地板?」

  侧坐在床铺中央的卡莉丝塔张了张嘴,不满的眼神透露着抱怨的意图,但也许是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那样午睡,最后她只是瞪着锤石而没有吐出半句抗议。

  「睡吧。」锤石扯过棉被,一把将卡莉丝塔完全覆盖住,语调是罕见的、不带一丝恶意的平和:「睡吧,卡莉丝塔。」

从被中探出头来的复仇之矛有几分困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或许是真的累了、又或者是因为他难得不带意图的善意,卡莉丝塔与他相望不过数秒便又沉沉睡去。凝视女人总算是放松下来的睡颜,锤石拉上窗帘,轻轻关起房门离开了卧室。

  这一次,卡莉丝塔睡得很安稳。

15. 帮对方吹头发+16. 出浴后的砰然心跳

  严格说起来不死生物是不需要盥洗沐浴的,只是在某些时候他们会选择以此来放松或打发时间──至少对于锤石来说是如此。

例如说,在召唤峡谷待了一整天,同时也与各式各样「奇特」的召唤师搭配之后总是会特别感到疲惫,这种时候,锤石都会想好好的洗个澡放松一下─ ─毕竟能让他感到愉悦的灵魂并不多,随处可得的弱小灵魂根本无法转换心情。

  「锤石。」

白发男人侧头看向身旁的女人,对方的语调中有着压抑的愤怒,那张精致而有几分刚毅的脸庞也透露着强烈的不满……还有一点点的不知所措:「怎么?」

  「汝、穿上衣服。」

他挑起眉,顺着对方的视线向下,眼前是自己苍白却结实的赤裸胸膛,一点一滴的水珠正从发丝滑落、抚过他的锁骨不断向下,腰间的浴巾虽然遮掩了重要部位却没能完全遮住斜靠在沙发上的双腿──总而言之,他现在几乎是全裸的。

  「妳会介意?」他挑衅地勾起嘴角,一手将濡湿的发丝顺到耳后:「我还以为这种场景在军中很常见。」

  「汝以为吾的军队军纪如此松散?」她愤然地反问,视线有些僵硬地聚焦在他脸上,似乎是打定主意不再往下看:「吾可不允许下属这般放肆!」

  「总会有受伤需要治疗的时候吧?」
   「那不一样!」

  听见卡莉丝塔坚决的反驳,锤石挑了挑左眉,他可不认为包扎时的裸体和出浴后的裸体有太大差别。

  「撇除这不谈……我的裸体妳又不是没见过,也该习惯了。」

「吾说了!那不一样!」卡莉丝塔猛然站起,神色烦躁地盯着锤石的脸,见他没有反应后便匆匆走进浴室,抓着毛巾与吹风机走回他身边,一面有些用力地将毛巾扔在男人赤裸的胸膛上,一面打开了吹风机的开关。

「明明一下就干了……」锤石耸了耸肩膀有些无奈地擦拭起自己的胸口,任由卡莉丝塔处理自己银白的发丝,倒也不是他真的有什么裸体晃来晃去的癖好,不过是他习惯等头发和身体完全干了以后再穿上衣服,而卡莉丝塔似乎没有让他等待的意思。
  

感受着卡莉丝塔的指尖抚过自己的头发,锤石感到舒适地微微眯起眼睛,他从未让别人这样触碰过,而首次这么做的感觉挺不赖的,让人放松。

数分钟后卡莉丝塔收起吹风机,随后一脸心平静气地坐回沙发上,不再对锤石的赤裸做出抗议,他有些迟疑地看向将注意力放回长矛上头的女人,有些不了解对方怎么这样就无所谓了。

  「妳不是要我穿上衣服?」

  「汝若能穿上最好,」她淡淡地回答,指尖摩娑着锐利的刃面:「但只要没有水,吾便能专注了。」

  「水?」他愣了愣,随后不怀好意地扬起嘴角,凑近身旁的女人:「妳,会顺着水滴看吗?」

  卡莉丝塔难以察觉地抖了抖肩膀,并没有回应他的疑问,对此,锤石愉悦地轻笑了几声,又更贴近卡莉丝塔些许。

  「那么,为了避免害妳分心,以后就让妳帮我吹头发如何?」
  「……滚。」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

  对于不死生物不再流逝的时间而言,有什么是真的值得庆祝的?

辗转在世上活过数百甚至数千个年头,他们的过去实在太长太长,长得曾经的在意都成了无所谓、长得一不注意就会忘记自己是谁,只有极小部分会真正留在他们心中,习惯历史自然的汰换,对于眼前的东西也就不会太上心了,毕竟不管再美的风景,终有一天会逝去。

  当生命是永恒,过去与现在就没有什么分界线,更没有所谓的纪念日。

人类在有限的时间里总会为不同的日期标记上意义,让它看起来独特,这种行为锤石总觉得很可笑,一年当中的每个日期都是独一无二的,多数的人类却像是没有意识到这点,只是虚无而汲汲营营地度过大半日子,而去在意那些不过占据人生极小部分的、所谓「特别的纪念日」。

在锤石眼中,值得记忆的日期实在是太少太少,就连他的生辰都早已忘却,所以他更无法理解为何人类有这么多纪念日可以庆祝,举凡生日、新年、情人节、结婚周年,甚至连他人的忌日都能拿来大肆喧闹……也许就是因为人类的时间有限才需要这么多理由欢腾吧。

  尽管链魂狱长对纪念日这种东西不甚在意,但他还是记得一些日子,例如说哈洛威,又或者是──

  「锤石。」

他转头看向呼唤自己的女人,对方檀黑的长发在晚风的吹拂下飘扬着,反射着银月清冷的光,锤石微微颔首,算是回应了她的招呼,随后将视线再次转回身前那飘荡着绿光的湖面上,每到今天,这座属于他的湖泊总会特别明亮,在其中游荡的灵魂碎片仿佛成了乐园里闪烁的霓虹灯。

  卡莉丝塔走到锤石身边,慎重地将长矛举起后用力地插入湖边的泥地里,不发一语地凝视着眼前荡漾着绿光的湖水。

锤石瞥了眼身侧的女人,她端正精致的脸庞有着非比寻常的肃穆,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眸中却闪烁恍惚的光,他抽了抽手指,扯下腰间的灯笼将它扔向湖面,注视点点光晕从中飘落,男人并没有对她的异样神色提出疑问或嘲讽,他们就只是站着,凝望似乎永世不会消逝的绿光飞舞。

  ──直到同是两人忌日的这天,被时针的转动改变了日期。

---------------------------------------------------

卡莉丝塔从被子中探头感觉很可爱、锤石不着痕迹的关心萌萌;

第二篇没让卡莉丝塔美人出浴,一部份是因为作者觉得卡莉丝塔会整理好仪容才出浴室画面没办法太煽情,一部份是因为本人喜欢看纯情的孩子被调戏;

不死生物因为是介于人间与另一个世界的存在,会影响触碰到的人间的东西,所以锤石想等水干是因为他身上的水滴很快就会蒸发,但这个设定可用之处可能不多,也可以当作是灵魂把水分烘干了;

第三篇选择忌日是因为作者觉得这比较符合两人氛围,根据R社新设定两人是在同一天被变为不死生物的,卡莉丝塔会恍惚是因为她记不清忌日那天发生了什么,锤石知道这点但不点破,两人的忌日代表的不单纯是他们肉体的死亡,也代表两人的重生(变成不死生物)还有两人命运交会的开始(锤石生前似乎是不知道卡莉丝塔的),所以这一天值得纪念

就这样 欢迎享用啰~~~( ′∀`)σ≡σ☆))Д′)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終不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