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LOL同人》【锤石x卡莉丝塔】同居三十题─18~21题

#经同意后译成简体,希望有更多小伙伴喜欢这对

#共有30题,请慢慢享用

#脑补有,锤石人形化有,暗影岛双人个性软化有,以上都能接受者请继续阅读

#如果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锤石和卡莉丝塔......抱歉只能请各位不要误闯进来了

#原作者 : http://hi0487.pixnet.net/blog/post/203466271

----------------------------------------------------------------

18. 接对方回家+19. 离家出走

  

       今天是放假后的第四天,卡莉丝塔在外头奔波也已经四天了。

  订下一个又一个契约,猎捕一个又一个背叛者,做着一如往常的工作──她却没来由地感到茫然。

不管用赦罪穿刺击溃多少目标,心底那股隐约的不踏实感都没有消退,在胸口沉甸甸地压着,好似在提醒她忘了某件事,成为复仇之矛那么多年,卡莉丝塔并非不晓得每次和灵魂缔结契约时自己的记忆便会因此流失,而她只是任由那些过往消散成烟。

  只是有时候,心口会这样无法言喻的闷。

「契约成立。」卡莉丝塔低声念诵,感受着灵魂的力量顺着血管扩散至全身,逝者强烈的执念像把火灼烧神经,她平举右手,将契约之矛收回体内,那强烈的刺痛与火热在瞬间变得冰冷──灵魂与她完全合而为一的征兆。

卡莉丝塔微微吁了口气,轻抬下颔看向晦暗的夜空,弦月模糊的银光就像她中那股无法抹灭的茫然,脆弱得仿佛一挥即散,却又遥远得触碰不得。

  「卡莉丝塔。」

听见那暗哑熟悉的男声她愣了愣,转身望向声源处,锤石就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他身上萦绕的绿光摇摆着,隐约地、散发出满是警戒意味的刺人气息。

  「卡莉丝塔。」他又呼喊了一次,一字一句分明得像在试探,而那张骷髅模样的脸孔却什么情绪都读不出来。

  卡莉丝塔直直地凝望着锤石,心中隐约的不踏实感转瞬便膨胀得刺痛心口,明明两人只要伸出手就能互相触碰,她却觉得彼此之间隔着一条鸿沟。

  「锤石。」卡莉丝塔自然而然地唤出对方的名字,尽管锤石没有多说什么,她却觉得那个带着肃杀氛围的男人就是在等这一句低语,没来由地这么相信。

  听见女人的声音,锤石微微停顿,身上冰冷的气息瞬间减弱许多,他貌似无奈地叹了口气,对着卡莉丝塔伸出爪状的手。

  「回家了。」他说,语调平静而理所当然。

  ──啊啊,回家。

  在那个词汇从他口中倾吐后,这些天来压在卡莉丝塔心上的那种压迫感顿时消散,是了,那就是她所遗忘的事情,她没有回家。

总算意识到这点的卡莉丝塔放松了紧绷的神经,跨步走到锤石身边,稍微侧过脸庞看向他空洞的眼窝点了点头,透亮的蓝色眼眸深处的茫然已经失去踪影。

  然后,他们并行着往两人的居所前进。

20. 一个惊喜

  当她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卡莉丝塔脸色阴沉地看着手中崭新的铁链,总算是深切地体会到锤石所谓的"让出身体很危险」"是怎么回事,平常并不会特意和体内的灵魂争夺身体自主权导致她无意识下会做出许多不像卡莉丝塔的行为,那以往并不会带给她困扰以至于她没有去防范这点,只是这一次……

  ──是谁做的?

  她愠怒地逼问着与自己共生的灵魂们,而当然的,没有任何人要承认利用了卡莉丝塔的身体去弄来这条特殊铁链──作为锤石的礼物。

是的,这条全新的、用人骨与灵魂参杂制成的铁链绝对是为锤石制作的─尽管并非卡莉丝塔的本意─,她还记得昨天两人讨论在召唤峡谷的下路搭配问题时链魂狱长提到自己的铁链已经出现裂痕,而著手制作替代物又有多麻烦。

「不只是用铁……参杂上人骨和灵魂才能用得顺手啊……」他叹了口气,对卡莉丝塔展示着链上细微的裂缝:「但最近一次的假日是在两个礼拜后……啊啊,真希望有人能帮我处理。」

听见男人漫不经心抱怨的卡莉丝塔并没有在意这件事,但显然她体内的灵魂有,趁着她放假时竟然赶工做出了这条铁链,复仇之矛烦躁地啧了声,虽然她和锤石是同居关系,但两人的气氛一直以来都很微妙,情侣间该做的事情几乎都做了,他们却鲜少承认对方在自己心中的地位,更别提互相送礼物什么的,卡莉丝塔总觉得,如果那样做会显得她过度在意。

  ──但东西已经做出来了。

  她无奈地叹息着,行事规矩的她相当厌恶浪费时间这回事,都已经牺牲了假期去完成这条铁链,如果不送出去就完完全全是做白工。

「啊,也罢。」卡莉丝塔咕哝道,心里想着就算那个兴趣恶劣的男人敢嘲笑她甚至是拒绝接收都能用长矛讨回公道,她终究还是决定等锤石回来后便将这份礼物交给对方。

  ──而当卡莉丝塔看见锤石收到这份惊喜后微眯着眼、相当愉悦的笑容时,却又有些觉得,或许偶尔送送礼物并不是一件那么尴尬的事情。


21. 屋顶上看星星

「手给我。」锤石对着卡莉丝塔伸出了修长却有力的手,银白的发丝在满天繁星的照耀下耀眼得有些不真实,黑发女人嫣然一笑,握着对方的手灵巧地攀上了屋顶,两人依靠着彼此、十指相扣。

  「很美的星空。」感受着指尖的温暖,卡莉丝塔勾起嘴角看向垄罩着两人的夜空,星星一闪一闪的、好似在歌颂两人永恒不灭的缘分。

  「是啊……」锤石轻声笑着,微微用力拉过女人精瘦的身躯,将她圈在自己怀里:「那些星星,总让我想到妳的眼睛……那么美丽而闪耀。」

  卡莉丝塔稍微红了脸,没有作声,只是凝望着眼前灿烂的星空,总觉得在男人怀里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好像这就是她此生的归宿。

  「啊、流星!」

  她抬手指向远方一闪而逝的光辉,仰起头看向身后的男人,那双灿金的双眸正对着自己,眼底有着无限温柔……

  「许愿了吗?」他附在她耳畔轻声低喃,沙哑低沉的声线中带着满溢的爱慕。
  
        卡莉丝塔害羞地笑了笑,点点头。

  「许了什么愿?」

  女人双颊上的红晕又更深了些,她低垂着头,细声低语:「吾希望、吾等能永远在一起……」

  锤石又轻笑了几声,转过女人精致的脸庞,两人深情地──

  「够了──我说够了!闭嘴!」

  来到伊芙琳家作客的蜘蛛女王伊莉丝歇斯底里地大喊着,遏止对方继续编造关于锤石和卡莉丝塔的「恐怖」故事。

「是妳问我的呢。」伊芙琳欢快地勾着嘴角,眼前一向高傲的蜘蛛女王正用少见的惊恐表情望着自己──这着实让她倍感愉悦:「是妳好奇他们两个同居后怎么相处的吧?」

「我是问妳没错,可没有要妳编这种可怕的东西给我听!」伊莉丝狠声道,一面不适地颤抖了下身躯,似乎是想起刚才听到的故事:「他们俩个怎么可能这样相处,讲得跟爱情文艺片的男女主角一样……真是──」

看着伊莉丝妖艳的脸庞纠结地皱起,伊芙琳忍不住更上扬浅笑的角度,能这样戏弄蜘蛛女王的机会可不多:「但他们俩人昨天上屋顶看星星是真的。 」

她冷冷地瞥了黑寡妇一眼,泄愤似地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我真不知道是他们两人这样相处比较可怕还是能想像出这种场景的妳比较可怕,真是、够了……」

  往对方的玻璃杯又添了些酒水,伊芙琳决定不要告诉她事实上那对下路拍档之所以上屋顶是因为两人争执时把屋顶给拆了,他们上去确认损伤状况如何。

  ──下一次,要编怎样的故事呢……

  想起未来可能还会有人好奇地向身为两人邻居的自己提问,伊芙琳心情好得几乎要哼起歌来。

----------------------------------------------------------------

再两次更新同居三十就要结束
会开车吃肉的,敬请期待吧(ゝ∀・)b

评论
热度 ( 12 )

© 終不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