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LOL同人》【锤石x卡莉丝塔】同居三十题─22~25题

#经同意后译成简体,希望有更多小伙伴喜欢这对

#共有30题,请慢慢享用

#脑补有,锤石人形化有,暗影岛双人个性软化有,以上都能接受者请继续阅读

#如果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锤石和卡莉丝塔......抱歉只能请各位不要误闯进来了

#原作者 : http://hi0487.pixnet.net/blog/post/203466271

----------------------------------------------------------------

22. 一场飞来横祸


  当锤石和卡莉丝塔从暗影岛回到两人同居的房子时,着实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

  ──好端端的一间独栋两层楼房怎么就这样变成废墟了?

  自家出了这么样的剧变,自然的,身为两人邻居的伊芙琳就是首要的质问对象,而那位恶名昭彰的黑寡妇也相当好心地告诉他们原由──

「因为有人想找我麻烦呢、情急之下躲到你们家里去了……嗯?为什么不躲进自己家?哎呀……因为我的家里放了很多搜藏品嘛,坏了可是找不到一样的呢,但如果是你们家的话并没有收藏这种东西对吧?」

  ──虽然好像很有道理,但总觉得很气人。

  尽管用轻描淡写的态度这么解释了,伊芙琳却交给两人高级饭店的招待券,说是在她将房子复原前可以暂时住在那里……某个层面上还算是挺有诚意的吧。

  只是等两人到了饭店后──

  「吾、还是回联盟罢了。」

转头看向站在门口踌躇的卡莉丝塔,锤石微微挑起左眉不解地观察着对方,她紧蹙双眉,握着长矛的指尖略显不安地摩娑矛炳,不管怎么看都是一脸的不自在。

「怎么?」他扣住对方的手腕将她拉进房间内一把关上了门,随后才提出完整的疑问:「为什么这种表情?妳不会是、不习惯这种富丽堂皇的饭店吧? 」

  「不是。」卡莉丝塔不悦地瞪了眼锤石,口吻有着毫不掩饰的烦躁:「那种华而不实的装饰无视便可、但……」

  顺沿卡莉丝塔纠结的眼神向房间看去,锤石松开了原本微蹙的眉头,在心底发出恍然大悟的无奈叹息。

  洒满床铺的艳红玫瑰花瓣、刻意做成心型的沙发椅、气氛灯光和音乐……这似乎是那什么、叫做蜜月套房的东西吧?

  锤石忍不住质疑伊芙琳根本是计画好的。

「虽然我对这种低俗的品味也没什么兴趣……」他放开女人的手,轻吁了口气后耸耸肩:「但房子都被毁成那样了,不好好利用伊芙琳的赔礼也太说不过去了。」

  「但……」卡莉丝塔仍一脸无法接受的样子,她犹豫地盯着锤石身后成双成对的装饰,这种无一处不刻意显露恩爱氛围的饰品似乎令她难以释怀。

「啊啊……行了,只要没心力去注意那些东西就好了吧?」锤石转头瞥向桌上造型华丽的西洋棋,回身看见她紧蹙双眉的戒备模样后忍不住勾起带着几分恶意几分调侃的笑容:「我是说我们可以下棋转移注意力……想歪了?」

  卡莉丝塔冷冷地哼了声,一语不发地坐上酒红色的扶手椅移动了棋盘上的旗子,神色倔强而挑衅地瞪着他。

  锤石兴致昂然地微微眯起眼睛,随后坐进剩下的空位,开始了一场精彩的棋局

  只可惜那没有维持很久──

  「啊,是锤石啊?还满意、」

  「非常不满意,不管是房间的装饰、客房服务、烟火还是特殊餐点,妳最好解释一下什么叫『交往百年纪念日』。」

  「哎呀,我想两位拥有永生的岁月,交往个百年应该不在话下──」

  「我们不需要这种东西!妳最好明天就把我们的房子复原,不然就换我去把妳家拆了!」

  看着眼前散发绿光的灵魂碎片伴随锤石恼怒的吼声消散无踪,伊芙琳忍不住扬起愉快的笑容,一口喝尽了高脚杯内的深红色酒水。

  「喂、是我……工程提前到明天完工、嗯?是啊……」她拿起话筒一面对着灯光检查指甲,一面加深了唇畔得意的微笑。

  「他们不太满意那种款待呢,下次再试试看别的吧……」


24. 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卡莉丝塔今天一整天都显得相当坐立难安。

虽然这不能怪她……连续三天都是无法出门的暴雨天气,对于习惯每天锻炼的复仇之矛而言等同是她已经偷懒了三天,一向认真严谨的卡莉丝塔当然无法忍受这种情况,就算起因并非她能控制。

  「吾等、去地窖练习。」眼看窗外倾盆而下的雨水没有减弱的迹象,卡莉丝塔下定决心一般地站起身子,握着长矛就打算往地窖走去。

「等等。」锤石眼明手快地抓住了复仇之矛纤细有力的手腕,他可没办法就这样让她到地下室练习,那里头可是有着整栋房子的总发电机、储水系统、输水管线……不管哪样东西被破坏要修复都是一件大工程,他可不想在这种恶劣的天气里还要费神去处理这种杂事。

  锤石轻叹了口气,对上卡莉丝塔写满不悦的眼神他收敛起散漫的表情,金色的眼眸里有着可以说是真切的认真。

  「传说中在符文大陆有一个男子,他深爱着与他相恋了数十年的妻子,但奇怪的是,如此恩爱、健康的两人却生不出子嗣……」

  「……什么?」卡莉丝塔微微一愣,听着锤石低沉而些许沙哑的嗓音煞有介事地说起故事讶异得停下动作,一瞬也不动地盯着白发男人瞧。

「不管是求医、巫术、民间偏方都没有产生效用,无论如何都无法生出孩子让相爱的两人产生了嫌隙,」他控制着声线,在渐弱的语调中掺杂上哀伤的莫可奈何,金眸直直地与她凝望,用仿佛在勾人一般绵长而深远的视线:「妻子因此情绪不稳,时而哭泣时而暴怒,男人也因此而痛苦……」

感受到手中的纤腕不再紧绷,锤石在心底稍稍松了口气,卡莉丝塔似乎已经被他转移注意力,那双清澈眼眸深处原本的躁动不安也被略带好奇的专注取代,他轻轻将女人拉近身边将她安置在沙发里,稍作停顿后便继续叙述未完的故事,直视着卡莉丝塔认真的双眼,锤石不由得庆幸自己闲暇时的嗜好之一就是阅读。

  「他祈求着神,指望神能给予他们夫妻奇迹。」

  男人随情节起伏的声音就在这暴雨中持续了好一段时间。


25. 喝醉


  「不死生物会不会喝醉啊?」

锤石收起了伊芙琳交给他的文件,空洞的眼窝不耐烦地微微眯起,他看着坐在自家沙发里正笑得一脸愉悦的女人,总有种将对方赶出家门的冲动。

  「不会。」见她一副得不到答案就不走的架式,锤石勉强开口回答了这个问题。

  「欸?原理是什么?是因为灵魂无法吸收酒精吗?」

  「我怎么知道。」他冷声回应,语调中掺杂着几分不屑:「难道妳知道自己体内所有的器官是怎么运作的吗?」

面对锤石的讽刺伊芙琳只是微微一笑,饮尽了高脚杯内的酒水后身着懒腰起身往门口走去:「挺可惜的、如果有心烦的事情酒精可是能冲淡痛苦呢… …再说,」她拉开大门,回头扔给对方带着调侃的诡笑:「如果能看到你家那位喝醉不也是很有趣的事吗?」

看着伊芙琳的身影消失在门板之后锤石轻蔑地微眯起眼窝,视线不自觉往阳台飘去,卡莉丝塔正站在那对着阳光检查长矛,纤瘦却结实的背影立得直挺,即使是在家中,她所显露出的气质仍不负她复仇之矛的称号。

  ──尽管酒精并不会让不死生物迷醉……

他悄然接近黑发女人,将灯笼里的灵魂碎片驱赶进她体内后享受地吸食了起来,而对上她满是不悦的抗议眼神他只是安抚性地挥了挥手,将对方禁锢在自己怀中。

  ──这也不代表没有东西让他「喝醉」。

  感受着专属于卡莉丝塔那些许刺辣的苦甜,锤石忍不住勾起嘴角,在心底满足地喟叹着。

----------------------------------------------------------------

相隔这么久,我终于肯来转载文章了

才...才不是偷懒什么的(◓Д◒)

上次说错了,应该是还有2篇,才会上车的...

原谅我眼瞎看错⊂彡☆))д`)

作者的话 :

锤石生前掌管着组织金库,我想他应该知识颇丰富的?毕竟一个人顾金库闲着没事除了虐待魔法生物之外也只能看书了吧OHO

设定上锤石是个智慧型变态罪犯,读点书什么的应该没有问题,作者个人认为,如果锤石想演戏的话应该满会演的(不然也不会杀了那么多组织的人却没被制裁了ˊ_>ˋ),要说故事说得引人入胜我想不成问题......吧?

喝醉算是和之前写过的做饭相呼应吧,自己私设不死生物不会喝醉,毕竟我想不到酒精要怎么被他们吸收,整体而言就是虽然他们能进食但是无法消化食物,吃进去的东西会直接被灵体化,有吃等于没吃啦......真正能给他们能量的还是灵魂。

评论 ( 2 )
热度 ( 7 )

© 終不悔 | Powered by LOFTER